准入部分代孕市场,代孕就该合法化

            怎样看待代孕合法化?
       这些年,不孕不育人群的数量在逐年增大,虽然医学界的试管婴儿技术也不断在提高,但是这仍然解决不了不孕不育的难题。许多不孕不育的夫妇或是个人选择试管婴儿技术辅助生育孩子,但是新的问题又出来了,女性子宫不适合生育孩子,在此基础之上就衍生了代孕这一业务。代孕,借用第三方女性的子宫来孕育当事人精子卵子结合体的行为。有人说,将另一位女性的子宫作为用于租借,这是对女性的一种物化,只是当下社会在讨论代孕关系的成立与否,前提是要征得第三方女性也就是孕母的同意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杨立新教授曾在他的论文中写到:合法范围内的代孕,应该由委托人和被委托人双方合意,经亲属法律的缔结而设立的代孕关系,其中最为关键之处是孕母的同意。现在很多人反对代孕,大多情况是基于,代孕将女性的子宫商品出租或是借用,显然是对女性人格尊严的侵犯,也是对女性身体的侵犯,不过这种情况直指于地下黑色代孕市场。同时他也说到另一个问题,自愿为他人捐助肾脏等身体器官是高尚的行为;女性为他人的需求而捐出自己的子宫进行代孕,也应该是高尚的行为,可为什么偏偏就觉得是践踏尊严不符合伦理道德的行为呢?对此他不以为然。

       从2015年人民日报刊登了计生法修正案的:拟删除禁止代孕条款以来,社会上关于代孕的声音此起彼伏。4000万的不孕不育人群是个庞大的群体,吸引了不少商人参与不孕不育市场,众多代孕机构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崛起。毫无疑问,这样的代孕机构之中良莠不齐,非法代孕肯定是存在的,针对已经出现或是即将出现的问题来看,亟待解决的是规范代孕市场。一方面,规范代孕市场可以帮助真正有代孕需要的人群从中获益;另一方面也是取缔黑色代孕机构;更进一步来说,保护当事人双方的利益,保护代孕胎儿的利益,权责明晰是代孕否合法化进程中真正需要讨论的问题。现在政府在思考、社会各界人士也在关注代孕,相关人士提出部分准入代孕市场,没有说禁止代孕,所以对代孕的思考就因该转化为如何引导代孕走上规范、有序的道路,而不是还停留在原地考虑代孕好不好?

       针对网上有一部分声音提出:准入“代孕”将会使女性遭受拐卖的风险提高,从而强迫代孕/中国没有开放代孕的条件。这样的担忧考虑也并非多余,规范代孕之后肯定会有人钻法律的空子,拐卖女性强迫她们代孕,但是仔细考虑这样的担心不应该是没有规范代孕前才出现的问题么?因为没有人管,代孕市场又火爆,所以不法分子会铤而走险做出违法犯罪的事情,从代孕市场牟取利润。今天所谈到的代孕皆在IVF(试管婴儿)辅助生殖技术前提下来说,患有不育问题的夫妻会选择此种方式来孕育生命,但是IVF技术费用很高,过程很复杂,如果胚胎着床不成功女性得再次经历取卵、冷冻胚胎、移植的过程,但是胚胎着床率低,冷冻胚胎费用高,有些妇女忍受不了这种痛苦或是子宫环境不适合胚胎生长,那么这时候选择IVF的夫妻就需要有人为其代孕了,在这种情况下很有肯能投如黑色代孕市场寻找代孕,而这个已经存在的市场相信大家不会视而不见(有人借腹,有人借腹借卵)。这样的需求不会因为代孕市场的准入与否而有变化。反过来说如果准入代孕且又又存在合法的志愿代孕,那么社会对非法代孕的需求反而降低了。在存在合法选择的情况下,有一定经济实力选择IVF生育的夫妇,更有机会拒绝非法代孕介绍的代孕服务,那么拐骗妇女的现象不是也不复存在。特别强调的是,在政府干预的情况下,严格审查志愿代孕的门槛,降低代孕夫妇的费用同时有给予志愿者相应的补偿,那么非法代孕的市场份额将大大降低、它的发展将不再那么容易。
 
       最后,综合看来站在个人立场上说,部分准入代孕市场是当前规范代孕的首要之举,像一些大型的相对规范的代孕机构要进行改造,变得更加规范,而对那些地下的黑色代孕中介直接取缔。不要想着从待孕服务中谋取多少利益,就从最初的观点出发,代孕只是造福不孕不育人群的辅助生殖技术之一,代孕者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对不育夫妇的同情,善良之举;不育夫妇对代孕者有感激之情。这样一种和谐的互助互关系也好过(即使会有少许的钱财感谢)因利益不公而带来的纠纷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www.hrbmn.com. 上海神州中泰代孕公司 版权所有